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English

活动内容

首页 > 活动 > 内容

陈竺:创新发展传统医学 迈向生态文明新时代

发布日期:2014-11-19

 ——在太湖世界文化论坛2014年中医药文化发展高级别(澳门)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代拟稿)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陈竺

 

尊敬的贡桑奥亲王、凯•思索达大使,

尊敬的崔世安特首、叶小文院长、李刚主任、王国强副主任、冯铁特派员、严昭柱主席,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同道:

今天,来自全球的关心传统医学发展的各界代表人士相聚中国澳门,共同就中医药文化开展研讨,可谓群贤毕至。在此,我谨代表中华医学会对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对各位与会代表致以诚挚问候!

中医药文化发展高级别会议是中医药领域的国际盛会。自2012年首次召开以来,规模逐步扩大、影响不断增强,为推动东西方医学合作,尤其是传统医药文化交流提供了平台。本届会议以“创新发展传统医学,迈向生态文明新时代”为主题,契合时代命题,意义重大。传统工业文明在为人类带来巨大生产力发展和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在不断让人类滋生以自我为万物主宰、无节制滥用自然资源的功利主义、消费主义思想,随之而来的是自然资源的过度开采,气候生态的巨大变化,空气、土壤和水源的严重污染,而生活方式的剧变也使人类自身的疾病谱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方面SARS、高致病性禽流感、埃博拉病毒疾病等各种新发烈性传染病层出不穷,另一方面高血压、糖尿病、癌症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已经成为人类的主要死亡原因和社会疾病负担的主要构成。如何应对双重健康挑战,重塑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态文明,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予以解决的重大课题。

其实,包括中医药学在内的传统医学中蕴含的对人自身,以及人与自然辩证关系的哲学思想和实践知识就是千百年前人类先人为我们解决今天问题而准备的重要答案。近年来,传统医学的医疗价值、保健价值、文化价值、经济价值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世界卫生组织也积极倡导发挥传统医学作用,并努力推动传统医学进入各国的医疗保健体系之中。中医药学是传统医学的突出代表,是目前保存最完整、影响力最大、使用人口最多的传统医药体系。它植根于中华文化的深厚土壤,惠及东方、影响世界,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中医药学拥有诸多传统医学所具有的共同特质,这些特质在迈向生态文明新时代的过程中日益展现出珍贵价值。

中医药学崇尚天人合一,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哲学理念。中国传统医学理论的系统阐述最早见于《黄帝内经》,该书提出人的健康和自然相互关联并受其支配,人要和自然保持和谐。这种“天人合一”的整体观是中医药学遵循的重要哲学思想,它将人视为自然的一部分,认为人与自然万物有着共同的物质基础,当人与自然的平衡与和谐遭到破坏时,多种疾病随之产生。这样的哲学理念使得人们不是孤立地看待健康问题,而是将自身健康作为生态环境的一个有机部分来认识,这自然使得人类重视自身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寻求与其和谐共存之道。

中医药学重视预防、遵循整体论,是实现科学发展方式的思想引擎。中医药学将预防疾病放在整个医学体系的重要位置,通过防病于未发之时来保障机体的健康,即所谓“上工治未病”;同时,中医药学认为人体内部是一个系统整体,各主要脏腑间的关系可以用“五行”来描述,健康取决于阴和阳的平衡。中医药学这种防患于未然的理念和系统论、整体论的认识特点不仅适用于医学,更可用于指导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式,帮助我们反思、矫正那种急功近利,只顾眼前不计长远的传统工业化发展模式,通过风险评估、系统论证、顶层设计来实现科学发展、有序发展。

中医药学讲求节制少欲,是治疗浮躁奢靡、消费主义至上的一剂良方。节制与少欲是中医养生观的重要原则。以中医药为代表的传统医学主张饮食起居应顺应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以及自身的生理规律,随势而动、适可而止,使身心始终处于完满状态。过度享乐、肆意挥霍、浮躁逐利既造成资源浪费,又无益身心健康,正需传统医学及其思维方式一扫沉疴、扶元固本。

中医药学推崇大医精诚,是化解人际紧张关系的心灵钥匙。唐代医圣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谈到医者要“精”与“诚”。“精”即要求有精湛的医术,因为医道是“至精至微之事”,习医之人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诚”即要求有高尚的品德修养,以“见彼苦恼,若己有之”般感同身受的心,来救死扶伤。其实,对待生命的态度也是对待自然的态度,广义的生态文明社会不应只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社会,还应实现人与人的和谐共处。以中医药学为代表的传统医学正是把行医与做人、治病与修德结合起来,如果人人秉承精诚之心,则必将化戾气于祥和,实现社会人际关系的良性循环。

中医药学具有绿色生态价值,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资源。中医药学的施治特点是简便验廉,主要采用植物、矿物等天然药物和针灸推拿等方法治疗疾病,毒副作用低,对环境的污染小。可以说,中医药符合绿色产业、低碳产业的要求,与旅游、养生、养老等具有健康因素的服务业深度融合产生的健康服务业,对于我们应对老龄化社会、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将发挥重要作用。

今天,医学模式正从生物模式向社会—心理—生物模式转变,医学目的正从单纯治愈疾病到预防、保健、康复一体化发展。包括中医药在内的传统医学也需要博取众长,和现代医学相互借鉴、融汇创新。借此机会,我谨提出以下意见供大家参考:

第一,顺势而为,加强对传统医学当代价值的发掘和弘扬。随着人们健康观念的变化和医学模式的转变,注重治未病和遵循整体论、系统论的传统医学迎来了新的发展,不仅对许多常见病、多发病疗效显著,而且在重大疑难疾病和新发传染病的防治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更为现代医药工业的发展和医学科学的演进提供了全新的知识技术来源和研发思路。现代科技的发展也为传统医学的创新提供了重要手段,如对天然药物的科学开发与合理利用等,我们应在充分利用现代技术继承和保护传统医药学知识和资源的同时,加快对传统医学理论和实践的现代创新,包括推进质量认证、标准体系建设、多中心临床研究等,确保传统医学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各国医学同道应对此予以充分重视,努力发掘和弘扬传统医学的当代价值,在本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中给予传统医学以应有的尊重和地位。

第二,洋为中用,借助现代学术语言实现对传统医学的解读和发展。我们知道不是所有的临床问题都可以用传统医学的理论来解释, 现代医学的新概念和新突破往往也一时难以为传统医学理论框架所接受。因此,就迫切需要将传统医学的理论翻译成现代生命科学的语言。例如,中医的几万种方剂大都是按照“君臣佐使”的原则配置的复方,这种复方的协同作用可以在增强效果的同时减少毒副作用,我在研究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协同靶向治疗时就借鉴了这一思路,但如何用系统生物医学的语言解释“君臣佐使”,进而揭示他们在一个复方中各自的作用机制,特别是如何对免疫系统、肠道菌群、人体自我调节能力产生影响的是关键所在。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但对于帮助传统医学真正走向国际学术界,进而在未来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东西汇聚,探索构建现代医学体系。即使在中国,人们对传统医学的态度也处于两个极端。一方认为中医是伪科学应予取缔.另一方认为拥有几千年临床实践的中医臻于完美,对其进行所谓现代化只会扭曲其精髓。我们应该逐步突破传统与现代医学之间的壁垒,充分发挥两者各自的优势,互为补充,互为所长,一方面,我们要充分运用现代西方医学的新理论、新技术和多学科交叉渗透的思路和方法,加快传统医学理论与技术的革新;另一方面,我们要充分发挥传统医学在生命观、健康观、医学模式等方面的特色优势,为现代西方医学提供更多的治疗思想和方法手段,在此基础上进而建立起一个融和双方优势的现代医学体系,这种医学体系要富有包容性,既不固步自封,又兼收并蓄,既立足于历史,又着眼于未来。近年来发展很快的系统医学就得益于这种汇聚,并注意克服它们各自的局限,值得我们给予关注。

总之,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各有所长、互为补充,我们应凝聚多方智慧,将传统医学健康观念、医疗实践与现代医学的技术手段有机结合,探索有利于人类生存发展的医疗卫生保健新模式,进而促进人类社会最终迈向自然和谐健康发展的新文明。

各位来宾,各位同道,本次会议举办地澳门特别行政区具有发展传统医学的优势。特区政府高度重视传统医学的发展,先后采取了一系列举措积极支持中医药教育、科研及产业化发展,并已和世卫组织签署传统医药合作计划,共同开展传统医药人才培训。此外,澳门当地科研院校、中医药专业社团等对传统医学也抱有极高热情,学术研究氛围浓厚。希望澳门以本次会议为契机,和与会各方代表加强交流合作,共同推动中医药的现代化、国际化进程,让传统医学成为合作发展的新增长点。

各位来宾,各位同道,包括传统医学在内的传统文化蕴藏着解决当代人所面临困境的重要启示。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努力,不断发掘和利用人类创造的一切优秀思想文化和丰富知识,开创人类社会更美好的未来。最后,预祝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