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English

出版物

首页 > 出版物 > 内容

【哲学历史】[陈筠泉] 构建生态文明,实现可持续发展

发布日期:2013-07-24

【作者简介】陈筠泉,19359月出生,男,汉族,中共党员。19597月苏联莫斯科大学哲学系毕业,大学学历。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编审,兼任全国社科基金哲学学科评审组副组长。学术专长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文化哲学。1991年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建设生态文明,实现可持续发展,这是21世纪人类新的文化选择。必须充分认识到,生态文明建设不仅仅是生态恢复和环境治理,更是涉及物质文明、制度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整个社会文明形态的变革。它将创造人类更美好的社会,人和自然和谐发展的世界。

一、生态文明是当今人类对传统工业文明进行理性反思的产物

人类需要的满足,人类生活质量的改善,必须以地球上的“生态系统承载能力”为前提。因此,维护地球的生态过程,保护生物的多样性,确保地球支持生命的能力,这是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自然基础。但是,经济发展如果以资源和环境的损害为代价,过度消耗自然资源,过量排放废弃物,就会损害可再生资源的持续性,造成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出现人与自然关系的矛盾和冲突。

正如奥尔多·利奥波德所说:“许多历史事件,至今还都只以人类活动的角度去认识,而事实上,它们都是人类和土地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奥尔多·利奥波德:《沙乡的沉思》,经济科学出版社,1992年,第202页)地球表面是人类活动的主要场所。现在,人类活动作为一种重要的地质力量,已经影响到整个地球表面的变化,包括大气、水、岩石和生物圈的各种自然过程。

20世纪60年代到21世纪初,自然灾害从每年平均大约100起增加到500起。但是,问题的根本不在于地震、海啸和飓风及其他此类灾难趋于频繁和强烈。许多从事这类自然灾害及人类灾后反应方面研究的专家认为,真正重要的是人类生产生活的区域及生产生活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灾害与人和社会是密切相关的。它们不仅仅是天灾,而且是人类活动加剧了的破坏。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就是最好的例证。所以说,地震、海啸和飓风会造成相当大的损失,但破坏的程度和水平更多的是人类社会产生的结果。

人们往往出于眼前的实际利益和狭隘的实用目的,对自然界各种事物的属性和规律,只是片面地利用自己所需要的那些方面。不顾自己对自然界的片面干涉所将要引起的近期的或长远的影响,结果造成自然资源的浪费与枯竭,造成生态平衡的失调与破坏,造成人类生存环境和条件的退化与恶化。今天,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和资源短缺已成为全球性问题,人类社会出现了不可持续发展的困境。

在人与自然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中,人类开发利用地球资源作为自己生存和发展的基础。随着科学技术和现代工业的发展,人类对自然界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但是,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正如有的学者所指出:对自然界的内在复杂性的过低估计和对人类的认识和改造能力的过高估计,使得传统工业文明对自然的控制和征服过程,变成了对文明的根基——自然——的掠夺和破坏过程,变成了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和自己家园的毁灭过程。

二、要在现代科学技术的基础上建立现代生态保护体系

当然,人们也不必对此产生悲观的想法和情绪。现代科学技术和工业的高度发展,在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生态危机的同时,也创造出了解决生态环境问题的能力和手段。现代人类所面临的环境污染和生态危机,也只有在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基础上通过有目的地改造自然的努力才能得到克服。

现代科技革命为科学的生态预测创立了现实的可能性,建立了先进的净化工艺,创造了使人们能够对自然环境施加合理影响的强大生产力;使人们能够通过创造人工材料、发现和利用新能源以及通过“绿色”革命,来补偿作为工业发展后果和某些资源的消耗过程。

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使人们掌握了前所未有的劳动手段,因而愈来愈有可能预见和控制自己对自然界的干预所引起的近期或远期的影响。人们有可能持续地利用自然来实现更为多样、更为宏伟的目的,而这样也更加符合整个人类生存和繁荣的长远目的,并真正体现人类自身同自然界的协调一致的关系。

建设生态文明,必须推行“生态化”的生产。在“生态化”生产中,进入生产过程的原材料,在生产第一种产品后,剩余物是生产第二种产品的原料,如果仍有剩余物,它是第三种产品的原料,直到全部用完或循环使用,最后不可避免的剩余物,以对生物和环境无害的形式排放,并尽可能地为环境中的生物所吸收利用。这是一种非线性的和循环的生产,它在物质循环中最大限度利用资源。

这种“生态化”生产,以资源合理利用和减少废弃物排放为特征,力求实现对自然资源的消耗不超过它的再生能力,废弃物的排放不超过自然净化能力。在每一次重大开发之后,都及时对资源和环境的消耗进行补偿。因此,它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生产方式。

在环境问题日趋严重的今天,人们在推行“生态化”的生产的同时,还有必要改变大量消费、大量废弃这种不良的生活方式。现在有些欧洲国家已发起绿色消费运动,提倡有益于环境的生活方式。

三、挖掘传统文化中的生态智慧,构建现代的生态文明

21世纪的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既要依靠现代科学技术为基础建立的现代生态保护体系,同时也要继承和弘扬我国各民族传统文化中保护生态的理念和知识、规范和习俗。生态文明建设需要深深地扎根于当地实际,包括土壤、气候和动植物品种等,并需结合几千年发展农业生产的传统经验。

总的来说,中国古代农业是一种生态农业,因此,传统的中华文明中蕴涵着丰富的生态智慧。在维护生态平衡问题上,中国古代存在两种不同观念:一是主张人为参与的人化自然的生态平衡;二是反对人为参与的纯自然的生态平衡。儒家积极主张“赞天地之化育”。所谓“参赞化育”,就是一种以参与自然界演化和发育过程而保持其生态平衡的素朴的生态文明观。而道家则提倡“无为”,他们反对以人力加诸自然,追求一种原始的自然生态平衡。但必须看到,中国古代思想家都主张保护环境,维护生态平衡,他们的理想社会是一种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文明社会,只不过是实现这种理想社会的具体途径有所不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联合国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国际实施计划(2005—2014)》指出:可持续发展应该“利用当地居民具有的动植物、可持续发展农业实践和水的利用等方面的知识”。

依据有关资料可以看出,从宋代至清代,我国农业生态系统的物能循环已有巨大的扩展。例如,江浙的太湖地区形成的水陆物质能量的循环模式,久已闻名于世。农民大量种桑,桑叶喂蚕养羊,蚕沙羊矢以及其他农产品加工后的副产品如豆饼、豆渣等撒入池塘,成为鱼的饲料。鱼粪落入塘底,使塘泥变肥。塘泥挖出后施入桑田和稻田,又成为桑树和其他农作物的营养来源。在这种物质能量的循环中,既实现了多样性生产,又保持了土地的肥力。

顺应自然,与自然融为一体,是我国少数民族居住的重要特征之一。例如,我国的彝族十分注重选择村寨或居住地址,他们通常采用“三段式”的空间层次:上部为森林和草场,中部建寨,下部垦作,即民谚所说的“上面宜牧,中间宜居,下面宜农”。这一民谚生动地说明了彝族对自然环境的认识和适应。许多少数民族在找到一个美好生活环境之后,并不是“坐吃山空”,而是建立起一套保护和建设自然生态环境的规约和制度。

在中国各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十分注重人与自然的关系,十分了解生态系统平衡对人类生存的意义,生态保护意识十分强烈,每一个民族均有其适应当地自然环境的生态文化。因此,要充分挖掘各民族传统的生态文化,并使之转换成现代生态文明,提升为现代的生态伦理观,为21世纪的中国环境和生态保护发挥新的作用。

四、加强生态文明的制度建设,迎接生态文明新时代的到来

生态危机并非自然环境本身所造成,它起因于人类的行为。在深层次上,这种危机是由于社会原因导致的。以资本为基础的工业生产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人的真正的、普遍的、自然的需要,而是一味地去追求交换价值,即利润,这就必然导致自然异化,导致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断裂”。因此,要解决人与自然之间的对立,“仅仅有认识还是不够的。为此需要对我们的直到目前为止的生产方式,以及同这种生产方式一起对我们的现今的整个社会制度实行完全的变革。”(《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85页)

社会主义的建立为人类合理开发自然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但由于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加速发展的阶段,人口众多,资源匮乏,长期沿用传统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可避免地会带来生态环境的恶化。发达国家几百年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分阶段出现的环境问题在我国现阶段集中地出现了。因此,社会主义国家也必须进行体制改革,通过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好更快地发展经济和改善生态环境。

党的十七大报告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目标。其实,在十六大的报告中,就已经提出要“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推动整个社会走上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十八大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把它作为关系人民福祉和人类未来、涉及当今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根本性变革的当务之急和长远大计,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八大特别强调,要加强生态文明的制度建设,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

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系统工程,必须借助于全民之力才能办好。因此,要加强生态文明教育,培育生态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转化为广大人民的自觉行动。同时,也要加强生态文明的制度建设,努力把各种崇高的生态文明理念与具体的社会制度结合起来,使其成为一种普遍的、能够约束和规范人们行为的制度性的力量。也就是说,生态文明理念需要制度化,生态文明制度需要人们自觉地来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