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物

首页 > 出版物 > 内容

【经济社会】[厉以宁] 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社会和谐问题

发布日期:2013-07-24

【作者简介】厉以宁,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学界泰斗。1951年考入北京大学经济学系,1955年毕业后留校工作、任教至今。现为北京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民生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企业发展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七,八,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八,九届财经委员会副主任;第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主持了《证券法》和《证券投资基金法》的起草工作,因在经济学以及其他学术领域中的杰出贡献而多次获奖,包括 “孙冶方经济学奖”、“金三角”奖、国家教委科研成果一等奖、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奖(个人最高奖)、第十五届福冈亚洲文化奖——学术研究奖(日本)、第二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等。因论证倡导我国股份制改革,被尊称厉股份。

 

我将从以下三个问题阐述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社会和谐问题。

一、第三种调节。市场调节是第一种调节。市场供求规律,政府调节是第二种调节,是靠政策法律法规来贯彻。难道就这两种调节吗?没有第三种调节吗?人类产生社会以来少说有几万年,在这几万年当中靠什么来调节呢?没有市场就没有市场调节,没有政府就没有政府调节,靠得是道德力量调节。

自从有了市场、政府以后,出现了多少次大动乱,农民起义、外族入侵、军阀混战等,小动乱的时候,人们往城里跑,大动乱的时候,城里人要跑得越偏僻越好。市场失灵、政府瘫痪的时候,人类最后存活下来是靠道德的力量。

整个社会生活,只有一部分是交易领域,按照社会规律来办事,还有一大堆是非交易领域,包括家庭关系、家族关系、街坊邻居、师生关系、公益活动、社交活动等等不按市场规则办事的。政府只是画定一个范围,所有这些活动不能越过这个界线,越过就要管,家庭生活政府不管,但发生家庭暴力、虐待老人政府就要管,可见有大块非交易领域是按道德力量在调节。

懂得这个道理以后,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美国是靠市场调节,没有政府调节的时候,道德力量是唯一的调节,有了市场调节,政府调节,还需要有道德力量调节,如果没有道德力量调节市场,政府调节都是没有用的,从这里可以进一步的看出,经济学谈的效率有两个基础,一个基础是物质技术基础,先进设备、劳动力、原料等,这是物质技术基础。还有一个基础是道德基础,重要的问题在于仅仅有效率的物质技术基础只能产生常规的效率,超常规效率是来自于效率的道德基础。抗日战争当中,为什么人们有这么高的积极性,这是道德起到了作用,一个自然灾害来的时候,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为什么抢险救灾互助,道德基础起到了作用。

一个移民社会,道德力量调节是重要的,南方的客家人是中原地区南迁来的,到了广东、福建等南方之地,他们把力量凝聚在一起。所以在今天福建西部还保留了上万座土楼,许许多多的客家人在这里居住,他们从这里走向了全世界。

超常规项目是来自于道德基础。如何来经营来加强道德力量的调节呢?第一靠自律,没有自律道德调节谈不上,自律分两种,一个是自我约束和自我勉励,光有约束不够,人在消沉的时候失望的时候,绝望阶段的时候要有自我勉励的动力。第二他律,第三文化建设,企业文化建设、校园文化建设、城市文化建设都是属于加强道德力量调节重要组成部分。

二、社会和谐和经济发展。一种理念他需要在今天的城市下重新考虑,有些是传统,有些是新的,我们经常换一个角度考虑,比如我是北京大学的教授,每年放暑假,大学生一毕业都要照毕业照,大家在太阳底下,太阳很足,照的时候要睁眼睛,但是总有人闭眼睛。所以说我们对什么是经济发展的目的,经济发展GDP本身不是增长目的,是为了人的幸福,人的幸福体现在什么地方,体现在生活质量不断提高,生活质量提高包括人跟自然的和谐和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也就是社会和谐。我们要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服务于人们幸福程度的提高。

西方有一句,当周围的人都富的时候,我不会穷,当周围的人都穷的时候我不会富。这个话是有道理的,因为你是生活在一种环境,这个环境是要有氛围,这个氛围是靠大家共同来创造。GDP至上的观点都应该看轻,GDP是重要的,但决不是很重要。

三、文化的作用。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应该是并存的,经济的发展需要硬实力,硬实力包括设备的先进、基础设施的完善、科技队伍的壮大,这是重要的,硬实力是重要的。但同时还需要软实力,包括法制的完善、管理的现代化、国民素质的提高。国民素质的提高这一点非常的重要,其中包含了人们的创新精神、创业精神、凝聚力、信心,文化建设是提高凝聚力的重要力量,无论对企事业单位还有国家来讲没有认同就不会有凝聚力,我们经常说同甘共苦,同甘与共苦是不一样的,同甘靠制度,共苦要靠精神,共苦必须要靠认同靠精神,因为企业在困难的时候,认同企业就能够跟企业共患难,在困苦的阶段可以凝聚在一起,这才是本质所在,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如何来产生民族的凝聚力,靠的是文化的力量,要有动力,要有信念。一个民族如果没有精神上面的动力,没有信念它最后要走向衰败。在这里一定要认识到,创新是要有创意,创意也是软实力的组成部分,要鼓励创意跟创新,就应该允许失败,要有宽泛的理念,采取宽容的态度,文化倡导疏导,这是民族传统。中国古代是洪水经常泛滥的国家,这样就需要治水,大禹治水靠的是疏导,疏导意味着宽容,缓流总比急流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得很清楚,几千年养成的疏导宽容的态度。在公元和公元相交的时候,罗马把犹太人灭掉了,犹太人分散到欧洲各个国家,但是他们在每一个国家都紧紧抱成团,犹太人信的是犹太教,2千年都没有变化。犹太人从海上和西域来到中国后可以做官、考科举,中国民族是一个宽容的民族,跟犹太人之间没有宗教上面的歧异,中国人信奉佛教,所以可以跟犹太人很好的做邻居、通婚,从宋代和唐代开始犹太人的文化跟汉文化就开始融合,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所以我们要想起这样的一句话,文化的力量是大的。

中国要继续进行改革,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动力何在?在于把民间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调动了积极性,因为农民搞了承包制,后来,乡镇企业的兴起,后来民营企业的兴起,这都是民间积极性的发挥,政府作用在引导的,使它规范化,今天中国面临的问题就是结构调整,结构调整需要我们有更好的信念。1840年中国跟英国发生了鸦片战争,当时中国GDP的总量比英国大,可是GDP结构比GDP总量更重要,1840年的时候GDP结构是农产品、手工业产品都是这些构成的,而英国在1770年工业革命开始以后到鸦片战争已经70年了,英国的GDP什么构成的?钢铁、机器设备、蒸汽机、火车、轮船和机器生产的棉布。而中国交通运输工具则是马车、帆船、棉布手工,那时中国的GDP结构不行。今年中国GDP超过日本居于第二,但是结构不如日本,他们的高新技术产业多,技术含量大,我们是不如它的,所以不要自满,我们占世界第二位,人均水平还很差,结构不如它。另外一个结构,人力资源结构,以1840年为例,鸦片战争的时候,英国工业革命已经70年了,小学都已经普及了,中学大量,又兴建了很多大学,每年培养出大量的科学家、工程师、技术人员、经济管理人员、金融方面的专家。而中国呢?人力资源结构什么样?农民绝大多数都是文盲,妇女绝大多数都是文盲,少数知识分子读书人读的是四书五经,都是为了考科举,有几个人懂经济管理和技术?是不懂的。现在跟日本相比人力资源仍然不能跟人家比,中国熟练的技工比例很低,大学生的比例很低,所以我们必须要加快结构调整,把GDP的结构放在重要的位置,把人力资源结构放在重要的位置,这样才能成为做到一个人力资源强国,经济结构的相国。